兩岸及國際事務
大舜文章 > 兩岸及國際事務 > 兩岸及國際事務
帕內塔給中國送出的訊息
 
大舜政策研究中心主席 何鍾泰博士
信報 -「舜息廣博」   |   2012-10-15
 

下載

帕內塔給中國送出的訊息

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近日訪華,本來是想了解中國的軍事情況,以釋美國的疑慮,並藉此行推動更多的雙邊軍事交流。不巧的是,他這次行程碰上中日正為釣魚島主權之爭鬧到隨時可以拉開戰幔,原本安排的中美軍事交流也立刻變成為中美軍事的考驗。

在兩國國防部長見面會議後的聯合記者會上,中國國防部長梁光烈肅穆地表明:釣魚島的問題升溫,責任完全在日本,中國保留採取進一步行動的權利。

帕內塔則呼籲中日雙方保持克制, 中日若發生戰事,美國為着國家利益,不會坐視。帕內塔這番話在中方面前公開表明,先前美國也多次由國務卿及其同僚放言,假若釣魚島發生中日衝突,美國基於《美日安保條約》而衞日本。

帕氏在中日劍拔弩張的關鍵時刻表態,是想火上添油,抑或是想當魯仲連,實在耐人尋味。

首先得指出,帕內塔的身份是國防部長,屬文官,不是現役軍人。美國政府的架構是總統統轄三軍大權,要不要對外開戰,權在總統,總統的考慮則受政治利害關係主導;國防部長雖直接坐鎮五角大樓,但對參戰的決定只能向總統表示看法。

由於帕內塔比奧巴馬的信任度高,而又是一名強悍人物,此行到中國,既沒身份扮外交,也沒資歷扮軍人,因此可說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本來釣魚島緊張還可有得磨蹭的,現在卻變數更大,危險範圍也擴大,只是釣魚島局部衝突,只要日本撤出日夜駐防的巡視艦艇,不再以佔有姿態出沒釣魚島,中方也會行使「空城計」,不派軍駐守,但不放棄主權宣示。

如此一來,中日便有可能回到談判桌上去處理糾紛。現在帕氏聲言美國有國家利益考量,又有維護日本安全的條約責任,這不就等於毫無迴旋的餘地了嗎?不明言若中國要派兵奪回釣魚島,那便等着跟美軍開戰吧!

其次,當帕氏以美國防部長的身份聲言把釣魚島包含在《美日安保條約》的安全範圍內,這一宣示,問題可嚴重了。這不單涉及中日釣魚島問題,類似可捲入中美開戰的地方還有台灣和菲律賓,接下去還可有越南(現在沒有安保條約,不排除隨時可簽下《美越安保條約》)和印度。

台灣問題很惹火,因為中台雖沒有雙邊條約,但美國有《台灣關係法》寫明要提供足夠武器維護台灣安全。另一方面,中美雖然有三大聯合聲明說台灣是中國領土主權,也只承認一個中國,但不斷聲明兩岸統一,要和平統一。

美國亦曾以武力威嚇中國,猶記得克林頓時代曾以行動表明會武力護台(遣送第七艦隊至台灣海峽,以防中國軍事演習威脅台灣)。現在連釣魚島也有美國利益所在,更何況台灣!釣魚島的案例一旦擋住了中國的軍事行動,便會成為其他案例的典範:菲律賓在黃岩島、越南在南沙群島、印度在中印邊界,都會列為美國利益共同體。真是野心勃勃!

再者,釣魚島自古至今一直屬於中國領土,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最後十二個月由美軍佔領,在波茨坦會會議上,杜魯門對蔣介石提及戰後要交還給中國,之後拖到1970年代初,當尼克遜準備訪華前竟然交到日本手上,當時因為怕中國反對其聯華反蘇的大計,特別加了一句是行政權交到日本手上;美日私相授受,不把中國放在眼內!現在還要聯會日本防止中國收回釣魚島,這樣下去,其他地方如西藏也大可讓印度搶佔,新疆也可派日軍打造「新疆獨立國」(像在中東派以色列東征西討)。

這個戰略大可用「國家利益所在」去演繹、去延伸,總之中國崛起不但威脅周邊國家,也威脅到美國安全利益,趁此瓜分中國!

「瓜分」中國是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西方包括美日列強的歷史大事,想不到二十一世紀才開始,美日又開始打這個算盤。對中國軍民來說,這正是過去的「國恥」!如今美日觸動這個歷史難以治癒的天大創痛,而且正是在軍人面前、在人民發動反日保釣運動方興未艾的時刻,那不是來挑釁嗎?

最後,過去多次美國總統選舉期間都會在各候選人政綱裏宣揚反華的正當性,今次正在選舉高潮中,派帕氏來惹火是要發動選民仇華,以提高美國人的開戰激情嗎?如今眼見中國軍民都被觸怒了,不正是如願以償麼!

《孫子兵法》有一條大規則:不要因怒而戰;毛澤東的「戰略精要」也有一條:要打持久戰。想通了這兩要則,用兵也就知所進退了。

大舜政策研究中心主席 何鍾泰博士

 
Copyright © 2016 Dashu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